水味

#龟甲贞宗##乙女向##飞机稿#

*一个月前一时兴起开的头,大学paro,还没能展开感情线,比较像 印象投射现实 那种感觉的小片段
*由于种种原因没写下去,突然看到这个tag觉得蛮有趣,发一下
*如果想要读这篇真·半吊子文,带着“如果真实存在可能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这样轻松的心情看看就好啦

p1
时间是下午3:50,日光温和,完美的偏角足以抹过窗前人的半边肩膀和整个脸庞,她看到他眺望着教学楼被分割成阴阳双面的楼顶,无限惆怅,双手指尖却随着铃声响起的节拍在窗台上灵活地奏出节奏,无声的乐音较比可闻的声音更加悠扬,慢了一拍他也不急,不在意目光,在授课时间开始后的第五秒才意犹未尽地收手、转过头迎合学生的目光,“我是本学期教授...

【贞宗家亲情向】风铃声

*贞宗家亲情向,无刀刀cp,含极微量婶的宠爱,对阅读没有影响可以基本无视,敬请注意避雷。
*他们都是天使,是关系很好的兄弟!
*此处描写的是71番龟甲与未极化的物吉和太鼓钟

感谢您的阅读↓

夏天本应是很久以后的事,春花却误判了时令纷纷谢幕,夏花趁机早早攀上枝头,花枝像吞吃了世间的诸多色彩斟酌再三决定抽出浅粉与鹅黄,于是杂色的花瓣重重叠叠,从室外到室内,到贞宗一家宿舍的花瓶里。
花是审神者折下来送给路过的物吉贞宗的,龟甲贞宗从宿舍的角落找来透明的花瓶,将花插了进去,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啊,缺了小貞”物吉抱着臂突然抬起头,指着花瓣“我和龟甲哥的颜色都有,却缺了小貞的蓝色呢。”
“这么说来...的确。...

摸...摸鱼(希望给自己的文配的图),找时间上色&细化_(:з」∠)_欠物吉一只小芙蝶(๑• . •๑)他们三个真好✪ω✪亲情向真的太棒了,虽然还写得不够好,不过会多多努力的!

【贞宗家亲情向】组合技

*注意是贞宗家亲情向,极微小刀婶成分对阅读没有妨碍,没有刀刀cp。
*他们三个是天使,非常非常温暖可爱❤️
*龟甲是71番的龟甲,物吉和贞酱是极化前模式。
感谢您的阅读↓

牛奶布丁般一大块柔软的云浮动在冰蓝的天空中,因为无风,丝毫没有棉花糖拉丝的效果,在云下方的太鼓钟一脸烦恼地向天空伸出手去,枕在胳膊下的草地因为连日的阳光照拂很是蓬软干燥,此刻日光不是很足却正是体感最舒服的时候。
“不可以偷懒哦”
“因为不用出阵嘛”面对物吉的提问,太鼓钟眨了眨眼睛“物吉哥,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随着本丸刀剑男士的增多,先来到本丸的刀剑男士们渐渐排开了每周休假的时间表,贞宗家的全员除了身为大哥的龟甲贞宗外都有了可以自...

【贞宗家亲情向】午餐会

*注意是贞宗家亲情向~他们三个都是天使
*极少量刀婶成分,基本看不出来可以放心食用
*ooc注意
*温暖的刀们,他们真可爱(๑• . •๑)[龟是71番的龟~]
感谢您的阅读↓

“今天哥哥很努力哦,啊,抱歉”物吉满脸歉意地看着留在龟甲贞宗肩上的黑手印,但即便不添这么几道指痕,他的白色外套也没干净到哪里去。
“我姑且算是大哥吧...”因为一上午的田间劳作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青年有点委屈,说起这话很没说服力。
时间临近晌午,此刻三兄弟正蹲在地上守着最后一汪水渗进有种子沉睡的土壤里。
“诶,是这样吗?”年龄最小的太鼓钟贞宗带着爽朗的调侃语气绕到龟甲贞宗的后面,灵活地起身趴在大哥的头上,让他背部一矮,险些重心不稳后...

【刀x婶】三叶草田与五叶花

*※我流71君的性格,敬请注意避雷※
*甜饼,主题是表现他有多么好,恩。
*没刺激情节,仅仅满足自己喜欢白菊青年的小众爱好

感谢您的阅读↓

刚醒来的人总是有些恍惚更何况是在出差途中的宿醉之后。
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头,露在被子外的脚踝顺势再次缩进被子里,温暖像一汪水波从脚底扩散至全身,将春寒彻底隔绝,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她放下起床的念头了。
她蜷成一团侧过身来想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接续之前的梦境,但眼前有些脱离常识的光景抓住这个空隙扼住了她的喉咙。
浅色的发丝顺势搭在雪白的后颈上,因为睡相比较平和而没有过分的蓬松,对于男性来说并不算特别宽阔却相当结实的背部在黑色衬衫半包之下呈现在她眼前,领子半折着向左肩扯...

以后产粮还是以71君的性格为准,望周知。

【刀×婶】染上颜色

*作为一个被【】刀那句阿鲁基拉进沼的沼民拒绝s(hx)m风味的沼水。所以不会出现那方面的要素,还请注意避雷。
*病娇口味的相处模式了解一下?
*非典型性自家本丸,自割腿肉给自己发糖,然而发的是跳跳糖ora
*※是72君emmm...

                        ↓感谢您的阅读↓

抬起头来又看到坐在桌前的近侍的侧颜,像是从电影的画面中裁剪出来后拼合在自...

和基友一起摸的情侣头像,被吐槽天天净想着日刀...orz

【刀×婶】约定

*刀的人设是固定的,有着万千变化可能性的是审神者才对,换言之如果刀不是扭曲的,那审神者是扭曲的就可以了(坏掉)。
*极化后的我流ooc语录体与假想纸片人聊天文。
*是一直将自认为最美好的高洁品格赋予最喜欢的角色,用自己努力到近乎卑微的爱与特定刀接触的,只试图做过这种梦性努力的婶。
*※Bingbong~您发现了这个人极少数写到72君的文之一。

↓感谢您的阅读↓

虽然在门口迎接刀剑归来是件审神者每天都会做的事,但今天的情形稍显不同。
无刀剑男士出阵的本丸里意外的没有众刀欢闹的景象。
审神者一个人站在门前,心中的不安因无处释放而尽数通过指甲碾碎进掌心。
钟爱的,雕有淡雅菊纹的茶碗今晨被无端打碎时溢在手上的...